由于军事冲突恐惧退缩

人们普遍预计,伊朗将对美国发动网络攻击,以应对本月美国杀害一名伊朗最高领导人的事件,尽管人们担心两国之间的军事对抗已消退。

自从美国无人驾驶飞机袭击杀害卡塞姆·索莱马尼(Qasem Soleimani)以来紧张的气氛一直紧张,卡塞姆·索莱伊马尼(Kasem Soleimani)在某种程度上是伊朗第二有影响力的人物,这使得伊朗很可能会寻求报复。

分析人士说,尽管美国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表示,伊朗似乎已从军事反应中“站出来”,但网络威胁仍然存在。

五角大楼前情报官员,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网络政策研究员乔恩·贝特曼说:“网络是伊朗对美国祖国产生直接影响的最简单方法。”

“我不认为我们应该相信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贝特曼说,伊朗近年来已经撤回了对美国的一些网络努力,但“其工具包中有很多工具”可以用来对付美国或美国盟国。

巴特曼说,这些可能包括对电力或供水设施等基础设施的攻击,可用于破坏或删除公司或政府实体数据的勒索软件,或旨在在美国大选前播种不和的社交媒体信息。

分析人士说,网络攻击为伊朗提供了一种对美国采取行动的方式,而不必直接挑战美国军方。

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詹姆斯·刘易斯说,伊朗似乎已经“加快了侦察的步伐”,为网络入侵做准备。

他说:“他们可能想做一些富有戏剧性和象征意义的事情。”

“他们相对谨慎,他们会提前计划。他们已经开发了至少五年的网络攻击功能,所以现在这是一个政治问题。”

-现在“更加明显”的威胁-

约翰·迪克森(John Dickson)是一名前空军情报官员,现在是丹宁(Denim Group)咨询公司的高管。他说,由于无人机袭击事件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,因此安全界不应该放松警惕。

迪克森说:“我认为威胁现在更加明显。”

“他们有时间准备和完成计划,这与伊朗人的运作方式更加吻合。”

迪克森说,勒索软件是一种可能的选择,因为“由于制裁使他们在经济上受到挤压,勒索软件是获取现金的一种方式。”

国土安全部上周发布了一份公告,警告潜在的网络威胁,理由是“伊朗历史上利用网络进攻活动进行报复,以抵制感知的伤害。”

美国国土安全部公告说:“伊朗的网络威胁参与者不断提高其进攻性网络能力。”

“他们继续从事更’常规’的活动,包括网站毁损,分布式拒绝服务(DDoS)攻击以及个人身份信息的盗窃,但他们也表明愿意突破其活动范围,包括破坏性活动雨刮器恶意软件和潜在的,基于网络的动态攻击。”

社交媒体是伊朗的一个潜在攻击媒介,Facebook和Twitter都已采取行动打击了德黑兰所谓的国家支持的虚假信息努力。

大西洋理事会数字法证研究实验室在一份报告中说:“伊朗已经发展了一种先进的手段来进行信息行动,以此作为其外交政策的延伸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